“产业创新先行者”樊友斌

在全球数字化的浪潮下,樊友斌以他年轻人的锐气和胆识,一口吃下了“智能制造”这只螃蟹,并在四年的摸索拼搏中,成功地带领自己的企业转型升级

    在数字化浪潮的席卷下,整个服装制造的智能模式正在成为产业发展的主要方向。近年来,樊友斌开始加大在爱斯达内部进行智能生产的改造投入,全面提升企业的信息化水平,将爱斯达变成一个灵活而高效的数字化服装制造工厂。
    在数字化转型中深耕,包含了樊友斌关于服装行业未来商业模式的一个远大的构想。他希望,通过综合运用互联网、物联网和数字化服装制造的方法,建立一种电子商务和数字化服装生产环境下全新的快速制造和远程定制模式(即M2C,从制造到客户)。
    这一模式的建成,让爱斯达成为全球第一家线上销售和生产自动化实现对接的企业。这种创新的商业模式,有些类似于“服装业的戴尔”,根据客户需求快速地完成定制化的生产,这是能够推动整个产业进步加速的商业模式。

推动上游产品创新
    在创办爱斯达之前,樊友斌已经在服装行业摸爬滚打了八年。最初他也跟行业中众多中小企业老板一样,做着服装外贸代工的“轻公司”。然而这位年轻的企业家,却逐渐意识到传统的劳动密集型生产方式已经不适应这个高科技现代化的时代。终于,在考察了国内外众多工厂后,他毅然决定改革自己的工厂。从此,“创新”“智能化”的标签牢牢贴在了爱斯达这个年轻的企业身上。
    在樊友斌的愿景中,爱斯达将会成为一个集研、产、销为一体的代工、品牌两条腿走路的企业。然而,在服装这个发展多年的传统行业中探索转型升级,面临的困难既多且重。一直以来,困扰我国服装制造行业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上游面辅料供应发展滞后,面料、辅料、服饰配件等原料或产品的供应无法满足消费者日益提升的需求。为解决研发问题,樊友斌想到了与学术机构合作。2012年,爱斯达与武汉纺织大学、广东省均安牛仔研究院等研究机构合作研发的专利羽绒材料面世。这种材料解决了传统羽绒产品异味、发黄、洗后成团等问题,还终结了羽绒与棉布、针织、毛织产品生产容易漏绒(走绒)的历史。用这种材料制成的羽绒服,重量相当于一件轻薄的夹克,保暖效果却是普通羽绒服的5倍。
    去年末,樊友斌带着自己的研发心血,千里迢迢奔赴甘肃和政县,给那里的300名小学生捐赠了定制的新型羽绒服。“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对这个社会的发展至关重要,捐赠活动给孩子们带来的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帮助,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支持。”在樊友斌的心中,不仅承载着发展本土企业、树立民族品牌的宏愿,更蕴藏着厚重的社会责任感和慈善情怀。

锻造智能制造竞争力
    从前几年“生活滋润”的外贸服装代工厂,到进入微笑曲线底部,从事最不被看好也被认为最苦最累的服装制造环节,是什么让樊友斌破釜沉舟,笃信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答案还是创新。
    自企业成立以来,樊友斌就一直以国际领先的生产规范对爱斯达进行自我要求,在企业内部大力推行JIT(精益生产)和6S(整理、整顿、清扫、清洁、素养、安全)现场管理等,提升企业的制造竞争力。同时,爱斯达还借助均安牛仔研究院的平台,建立了一个融信息服务、技术研发、产品检测、成果推广及产学研合作为一体的行业公共技术创新平台。通过对均安牛仔产业和相关行业的调研,来制定和规划牛仔产业技术路线图,确定关键共性技术的研发方向。
    在升级企业结构的背后,樊友斌也深深意识到人才的重要。“技能娴熟、经验丰富的工人,是支撑企业未来竞争力的基石,也是支撑企业持续成长的原动力。”目前的爱斯达拥有员工350人左右,平均年龄30岁,拥有专业技术职称的员工达到公司员工总数的近1/3。爱斯达还与华南理工大学等高校合作,为员工制定了完善的培训计划。
    但是,樊友斌真正的“杀手锏”之一,是厂房里或平铺或倒挂的隆隆运转的机器人。2012年初,爱斯达成功研发出了“双轨道全自动吊挂系统”。这是一个集生产、监控、分析、管理为一体的数字化智能生产系统。工人在实际生产时输入工序、工段,完成后只需轻轻按控制钮,悬吊系统就会自动将衣架传送到下一个工序站。这种生产模式大大简化了搬运、捆绑等繁复的非生产时间,能使工人专注于每个工段的操作,提高了工作效率和产品质量。
    同时,电脑还能够记录每站实际生产情况、员工薪资报表、进行生产潜力的分析和产品质量的抽检等。有了这些宝贵的报告,企业能够对市场需求进行快速的反应。现在走进爱斯达的厂房,看到的不再是低头忙碌的工人、杂乱堆放的半成品和成品,而是一排排整齐的机器和娴熟有序的操作员。“客户来走一圈一定会下订单。”樊友斌自豪地说。有了这套智能化的生产设备,在不增加人手的情况下,公司现在的生产效率是同行厂家的1.5倍。而随着系统的逐步完善,更可望实现同行业的3倍。“在全球数字化的浪潮下,整个服装制造的智能模式是产业未来发展的主要方向。”樊友斌以年轻人的锐气和胆识,一口吃下了“智能制造”这只螃蟹,并在四年的摸索拼搏中,成功地带领自己的企业转型升级。

大规模定制的产业蓝海
    在B2C电子商务如火如荼,甚至许多企业还在拒绝加入时,樊友斌已经先行一步, 来了个M2C,即将智能制造和电子商务平台对接,构建远程定制模式。多年来在服装行业的耕耘,樊友斌深知服装行业供应链冗长,企业的生产与客户的实际需求常常产生偏差。生产出的产品或款式陈旧,或供大于求,容易造成庞大的库存积压。去年以来,服装行业不断爆出库存高企的新闻,众多知名企业纷纷采取大力打折等方式消化库存,对行业和企业造成了不小的破坏。年轻的爱斯达如何不走前人的老路,在竞争激烈的服装市场上突围,这是樊友斌一直在思考的问题。而电子商务的蓬勃发展,与如今公司智能制造的成型,给了他灵感。“让每个消费者可以随心所欲地定做自己喜欢的衣服。”樊友斌立下了这样的愿望。于是,在构建爱斯达的数字化工厂时,樊友斌将电子商务平台纳入版图,通过综合运用互联网、物联网和数字化服装制造的方法,来建立一种全新的快速制造和远程定制模式。
    在樊友斌的设想中,远程定制模式可以直接对接从网络平台传递来的订单需求,将服装企业改造成零库存的按需生产企业。具体来说,通过爱斯达的网络定制平台,消费者只需注册一个账号,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喜欢的款式、面料、花色等等,并通过虚拟的3D智能量衣系统实时在电脑上观察上身效果图。 在客户生成订单后,由电脑将客户的体型数据信息传送到智能制造的后台数据库中,通过快速制造流程在30分钟左右制出成品,再通过高效的供应链系统,72小时内完成从接单到送货的全过程。
     这一模式的建成,让爱斯达成为全球第一家线上销售和生产自动化实现对接的企业。它大大简化了中间的流通过程,能够让企业明确有效地了解客户的需求,并以富有竞争力的价格完成对客户需求的快速反应。“实践证明,距离消费者越近的商家就越容易把产品卖出去。”樊友斌或许并不知道,他自主创立的这一模式,或可使爱斯达成为“服装界的戴尔”。这个模式有助于推动整个产业加速进步,对于推动整个服装行业逃离低端制造泥沼,构建以制造为基础的独特优势有借鉴意义。
    当然,新模式的完善和成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新模式的推广也需要大量的营销费用。但是怀着自己的品牌梦,怀着对中国服装产业未来前景的期盼和向往,樊友斌和其他无数中小企业的同行们一样,在自己的方圆里默默耕耘,为着民族服装产业的转型升级添砖加瓦。

(原载:《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