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政协来说,增进共识是更大的实效

发表时间:2016-04-07  信息来源:人民政协网

    推动了实际工作的进展,是实效;促进了实际问题的解决,是实效;促成了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出台,是实效;增进、凝聚了发展的共识、改革的共识、法治的共识、反腐败的共识,同样是实效,而且是更有深远意义的极端重要的实效。
做工作,干事业,追求实效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做政协工作也是如此。但由于人民政协的性质定位不同一般的党政机构,因此,追求什么样的实效,如何追求实效,是需要认真研究和把握的。
    一些政协委员和政协工作者把追求推动实际工作中某个具体问题的解决作为方向,把促进实际工作某个具体政策的落实作为目标,以此来衡量政协的履职实践,检视政协工作的三大职能,特别是民主监督职能,就总觉得不解渴,不过瘾,甚至产生“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的感慨。
    孔老夫子讲:“君子不器”,我们一些同志是“反其道而行之”。其实,很多时候,“不器”比“器”更重要。今年两会上,一位刚刚从部长岗位上退下来的政协委员深有感触地说,以前我在部委工作时,经常接触到政协提案,这种角度和建议实际上给我们很大压力。部委同志非常重视政协的提案落实,把这种压力转化为了动力。因此,政协委员不要妄自菲薄。
    过于看重“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效,看不到或看不起无形的“压力”产生的推动力,是因为这些同志对于人民政协的性质定位缺乏准确、深刻的认识和把握。
    很多同志注意到,本次大会,俞主席在常委会工作报告的第三部分中拿出很大篇幅特别阐述、强调,“要准确把握人民政协的性质定位”,“更好发挥人民政协作为爱国统一战线组织的作用”。实际上,本届政协以来,俞主席在各种场合都反复强调,政协开展工作首先要弄清楚政协是什么、做什么、怎么做。
    不要小看了这些关于政协的“ABC”的问题,它是我们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政协工作的基石。在政协章程中,关于人民政协定义的三句话,第一句就是“中国人民爱国统一战线的组织”。新时期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政协工作取得了新进展新成效,基本经验之一就是坚持了人民政协的性质定位。而从这个性质定位出发,人民政协就要把增进共识、凝聚共识作为重大政治任务,贯穿于履行职能的全部过程之中,落实于履行职能的全部工作之中。
    对于我们统一战线来说,对于我们所从事的伟大事业来说,共识太重要了。没有共识作基石,就没有统一战线的形成;没有共识的增进和扩大,就没有统一战线的巩固和发展。因此,作为统一战线组织,应该把是否增进了共识作为检验政协工作是否取得了实效的重要标尺。这样去衡量,推动了实际工作的进展,是实效;促进了实际问题的解决,是实效;促成了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出台,是实效;增进、凝聚了发展的共识、改革的共识、法治的共识、反腐败的共识,同样是实效,而且是更有深远意义的极端重要的实效。“君子不器”,我们是既重视“器”,更重视“不器”。
    这样说丝毫也没有降低政协工作的要求和标准。因为,要真正达成或增进共识,并不容易。人是以社会的形式而存在的,能把成千上万、七嘴八舌、南辕北辙、你东我西的一盘散沙拢到一起,凝聚起来,统一意志,统一步调,何其难也!离开共识几乎是寸步难行的。谁要认识不到凝聚共识的极端重要作用,那么请看我们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不就是发源于那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及其所形成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的共识吗?
    今天,我们正在朝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进行最后的冲刺,正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这场“伟大斗争”的艰巨性、复杂性都是前所未有的。特别是,随着社会生活的丰富和传播手段的多样化,社会思想领域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人们的利益越来越多元,人们的思想价值观越来越多样,人们的表达诉求越来越多面。如果没有在具体意见分歧之上关于基本原则的共识,没有在个体思想观念不同之上关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共识,一句话,没有在尊重多样性基础上的一致性,13亿人口,一人一口,一人一心,什么事能干成?
    面对新形势,我们要实施“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没有共识就没有力量,没有伟大的共识,就没有实现目标和梦想的磅礴力量!
因此,对于政协来说,增进共识是更大的实效。
    实际上,人民政协的两大主题、三项职能、各项工作乃至工作的方式方法无不体现着增进共识的要求。增进一致性而不强求一律,尊重差异而不扩大分歧,包容多样而不弱化主题,是为了增进共识;要表达也要倾听,要批评也要谅解,要勇于坚持真理也要自觉修正不足,不强加于人,不先怀成见,不因人废言,也是为了增进共识。
    去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联组讨论的政协委员时强调,要“懂政协,会协商,善议政”,这简单的“懂”、“会”、“善”,都是值得深入思考和深刻领会的大道理、大智慧。
    “十三五”开局,我们已经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了,我们已经开始了“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现在强调这个问题,具有特别的重要意义。